红酒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红酒文化 > 女人如酒:冷美人与冰之吻
女人如酒:冷美人与冰之吻
责任编辑:瑞丽女性网 时间:2010-06-30

“浴室、葡萄酒和性毁了我们的身体,可要是没有了它们,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2000多年前的罗马人在入土后还在墓碑上对葡萄酒念念不忘。醉人的琼浆,与狄奥尼索斯的精神一道从葡萄酒色爱琴海传扬到罗马、普罗旺斯,任何人类文明遍及的地方……   

几百年后圣子说,葡萄酒是他的血液。圣子如是说,这世上的一种冷艳的动物,女人,更是视酒如己。   

造化妙手勾兑出女人绝妙的性情和最美的颜色,冷艳的美人,让人想起冰山上的雪莲,雨中的探戈,一蹙眉,一颦笑,便会诞生一个传奇,比如那“绝世而独立”的北方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但最象冷美人的,还是那康乃馨高脚杯里绛色的昭华,如同美国加州索诺玛可兰庄园的冰之吻(Syrah),那绝美的玉露,入口之后才会绽开初放的美丽。   

美丽是无定义的,最勾魂魄的是那用冰之吻亲吻夜色的冷美人,那是与冰之吻(Syrah)一致的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性情,入口即让你把持不住……夜色中,冷美人一任紫罗兰的裙摆从古堡绵延至不夜城的街头橱窗,喷薄的激情,在交织的雨幕中欲迎还拒,象在跳一支雨中的探戈……总是说,举杯的女人举着其实是她自己。 不管是否是一种微妙的心理投射。冰之吻(Syrah)可人的色泽和丰富而强劲的酒体,总会让冷美人觉得体己。举杯相向,悲喜苦乐溢于言表,爱恨情仇冰释于淡淡醉意,之后是大彻大悟的超然与美丽……对冷美人而言,一饮而尽的就是她自己。而无论冰之吻(Syrah)还是冷美人,那种魅惑的若即若离,则总会让男人抓狂;那种入口后爆发的美丽,更会让男人欲罢不能。    

可曾看见楼兰新娘在葡萄美酒夜光杯的月夜那脸上的一抹驼红娇羞?可曾看见投怀于恺撒送抱于安东尼的克娄奥帕特拉在亲吻毒蛇前饮下那一杯绝世佳酿?可曾看见眼中藏尽刀枪剑戟的葛丽泰•嘉宝在雨夜独自举起那一杯“红粉佳人”?  

冷美人是属于暗金色的朝代的,手把玲珑剔透的高脚杯,看着绛紫色的冰之吻(Syrah)在杯中晃起,金粉沉淀起来的故事会蒙太奇般历历闪回,而舌尖味道浓重的百味人生也会如丝如缕,挥之不去……

推荐文章